光谷生物城力摘“皇冠上的明珠”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5-16 17:22
分享:

创新药,被称为生物医药产业“皇冠上的明珠”,也是评判一个地区生物医药产业创新能力强弱的重要标志。

就在5月8日,坐标光谷生物城,8000亩湖北东湖科学城·大健康和生物技术产业基地宣布启动,旨在打造全球生命健康科技创新中心和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创新药产业高地。

  作为武汉大健康和生物技术产业“一城一园三区”中重要的“一城”,光谷生物城的新动向释放出强烈信号——武汉要厚积薄发,为加速中国创新药破题探索路径、方案。

底气:一批懂医药懂转化的全球人才在武汉“同行”

在我国,有约70万人被一种称为发作性睡病的罕见病“封印”,绝大多数患者从小无法正常听课、吃饭、考试、开车,且目前无药可医。

武汉有家叫凯瑞康宁的企业,针对该病研发的具有全球知识产权的创新药已通过美国FDA批准,即将在全球多中心开展三期临床试验。去年年底,该创新药获得了国家药监局精神药品立项批件,可在国内申请临床试验。

凯瑞康宁创始人向家宁是位地道武汉人,大学毕业后赴海外多所知名大学学习和工作,并曾在知名药企工作多年,在硅谷经历过创业制药公司运作及公司纳斯达克上市过程。

“推动武汉及华中地区新药研发行业发展,一直是我的心愿。”他回汉在光谷生物城创立凯瑞康宁,先后率团队开发出10个临床候选药物进入临床试验,多款新药先后上市。

同在光谷生物城,武汉友芝友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已有4个全球创新的肿瘤治疗性双抗生物一类新药获得中国和美国的临床批件。创始人周鹏飞是武汉校友,后在海外读到分子免疫学博士,又在美国知名大学医学院肿瘤中心做博士后研究,当过多年医生,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

武汉科福新药有限责任公司于国内首家研发上市用于治疗婴幼儿血管瘤的专利新药盐酸普萘洛尔口服溶液,目前还有3个二类新药在研发中。其创始人周小顺曾在一国字号中心担任产业转化负责人,从事纳米医药新产品与新技术研发工作十多年;

禾元生物研发了全球第一个用水稻生产的一类创新药,创始人杨代常,是高校教师创业代表……

5月8日,湖北东湖科学城·大健康和生物技术产业基地(光谷创新药产业基地)建设启动,上述这些科学家兼企业家带着一批项目集中签约入驻。

通过观察这群在创新药赛道携手奔跑的同路人,可以发现,他们陆续集结于10多年前光谷生物城成立之后,这片新兴产业创新“试验田”,为武汉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创造了一个新的支点。

可以说,在武汉决心锚定生物医药产业赛道之初,创新药研制就融入了发展基因,而且起步不低——

武汉拥有多名生命健康领域两院院士,积累了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国家联合疫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10个国家级创新平台,国家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医学中心加速建设,武汉国家级人类遗传资源库投入运行,且有一批具有丰富创新药研制经验、懂医懂药懂转化懂资本的全球人才加盟。

风口:光谷生物医药企业单笔融资金额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上月,武汉滨会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宣布完成B+轮融资。

武汉校友创立的这家企业研发了一款创新药,是目前世界上溶瘤病毒临床进度最为靠前的中国本土自主研发、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溶瘤病毒候选药物。

今年一季度,武汉禾元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宣布完成5.56亿元Pre-IPO轮融资,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公司现有新药管线的研发与临床研究开展,该企业目前在研一类生物新药10余项。

生物医药研发高度依赖资本。硅谷崛起的每一个全球级生物医药公司,都伴有资本助力。资本对创新药也有独特“嗅觉”,一旦新药过关斩将、成功上市,经济回报往往相当惊人。

“在新药创制项目领域,武汉融资能力不足,限制了企业和产业发展。”多年前,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生物医药行业协会曾做过一个调研,从金融活跃度来看,同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1000余笔融资次数和动辄几亿元融资金额来看,湖北省数量相对较少,平均融资金额不足百万元。

如今,武汉创新药从实验室向生产线进发的距离加速缩短,资本集聚而来。

光谷曾盘过一笔账,去年光谷发生的非上市股权融资事件中,生物医药金额就已过半。同时,去年光谷生物医药领域平均每家企业融资额超2.93亿元,行业企业单笔融资金额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赶超:持续加大研发投入把“冷板凳”坐热

下一个十年,路在何方?

江苏是中国医药产业发展最快、创新能力最强的地区之一。我国获批上市的创新药中,超六成来自江苏。他们是怎么做的?

我国制药工程学科有影响力的学术带头人肖伟院士,同时还是江苏康缘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他告诉长江日报记者,企业走过30余年,经过三轮产品研发,每一轮的产品研发都是十几个品种,每个品种都踏踏实实走过基础研究、成药性研究、临床研究等历程。康缘从最初将销售额的7%作为新品研发费用,到目前的12.29%,今年将争取达到15%,研发投入早已高过利润。

“企业作为创新主体要舍得投入,前十年颗粒无收,你还能不能舍得往里投?还愿不愿意继续坐‘冷板凳’?武汉有没有这样的决心和态度?武汉企业家有没有这样的格局和气魄?”院士这样发问。

武汉的回答,毫不含糊。

在武汉,人福医药打破了一项纪录——两年内,接连上市2个代表着新药研发的最高水平国家一类新药,还有一款一类新药获批临床。但鲜有人知,人福曾经连续八年投入十几亿元持续创新,却没有出任何成果。近5年,人福研发投入已高达近30亿元,年增长达10%以上。2021年,人福医药集团医药研究院新立项项目41个,创新药在临床阶段项目9个,保证创新药不断档。

武汉国家生物产业基地相关负责人说:“新药研发的企业有很多,有些还在研发过程中就折戟了,也有些快进入临床阶段,发现已有同行赶超了。但重要的是,光谷生物城的企业在研发路上,从未止步。”

路在脚下,曙光已现。

去年,武汉出台《进一步推进大健康和生物技术产业发展政策措施》,提出对企业自主研发的生物医药创新产品,按照项目进展情况给予资金支持。新启动的光谷创新药产业基地提出,力争到2030年,创新药企业工业总产值突破1000亿元,引进30位创新药领域顶尖院士专家,培育20家创新药上市企业,上市30个一类新药。

平台加速搭起,人才纷至沓来。仅以光谷为例,从药物筛选、药理评估、临床研究、中试放大、注册认证到量产上市,创新药开发的每个环节,生物城均有平台提供服务。加紧建设的东湖科学城生命健康创新平台,将重点推动小分子新药研发服务平台、新药临床CRO平台、大规模生物医药研发及商业化定制工厂等平台建设,加速从“创新策源力”到“产业竞争力”。

一款创新药一旦爆发就是裂变式。爆发前夜,武汉蓄势待发。


附件:
相关文档: